分类 秦淮梦游 下的文章

差不多是入秋盈一月的一天早晨,恰好无事晚起。等去厨房时,妻已在忙碌。间断间,本是妻在向我抱怨着岭南秋季依然的炎热,耳边不时地碎碎念让伊想换个地方去消遣秋日。索性一时兴起随意收拾了些许东西和妻回了老家,安住在以前的老宅子里。房子已经前后好些年没有住人了,刚推开门时,满眼所见的是蛛网反复和尘灰遍地,多少也有些破败冷清。当年临走前植下的那对银杏,本以为无人...